郑重提示:本站是一个公益性信息交流平台,我们对您的交易不做担保!建议当面交易,交易前请查看对方身份证件,以免上当!
扫一扫快速访问
鬼故事
奇异录
传奇故事
感恩故事
爱情文章
励志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艰难求职在纽约(1)

发表时间:2017-3-9  浏览次数:139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我不得不放下架子,开始寻找工作  

  艰难求职在纽约,生存的压力像巨大的铅板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带来不多的钱开始像流水一样花去。我不得不放下架子,开始寻找工作。   

  “美国现在经济不景气,找工很难呵!”与我相邻的上海人阿季告诉我。他来美一年多,什么工都做,现在一家餐馆做炒锅,每天晚上12点才回来。“到职介所去看看,有什么工好找。职介所在唐人街。”位于曼哈顿中城的坚尼路唐人街,是全美最大的华埠之一。华埠正中有孔子的一尊塑像,沿着塑像往东走,穿过铁桥,便是大大小小的职介所。每天这里都挤满了人,黑板上写着:炒锅、月薪$1800,北卡、生手打杂、月薪$1000,男企台(服务生)、月薪:底薪加小费最低不少于$2000……密密麻麻地写满整整一黑板。也有的职介所服务员声音特亮,高声叫着:“谁去,南卡,熟手打杂1500……”很快有人回应:“我去。”“明天走。”“行!”“交押金70,如做满一个月,押金不退;如提前回来,扣5%手续费。”很爽快,几分钟成交。往往是福建客对工作从不挑剔,只要有工,马上就走。我去了三次,始终定不下来。   

  “你斯斯文文的,英语又不好,好工很难找。还是现实点吧,先打打工再说。”东方职介所一位女服务员客气地对我说。“我看你做做Busboy(餐厅前台服务生)吧,在前台工作,也不太累。这里有个工,在新泽西,刚开的店,月薪$1100,包吃包住。”我委婉地拒绝了她。我听说打餐馆太累,一天12个小时,真有点闻之怯步。不行,我得Try(尝试),到报社去碰碰运气。   

  在纽约,我连编辑都做不了   

  我先打了一份简历,然后复印了几份,上面详细罗列了自己曾任过什么职务,做了多少年时间的新闻,发过什么作品等等。我想,凭我这点实力,当个什么编辑还成什么问题?   

  纽约有三家大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星岛日报》、《侨报》,还有加州的《国际日报》、《神州日报》在纽约设的记者站。当然,也有一些小报。我打听到《侨报》的观点是倾向大陆的,我决定到《侨报》去试一试。   


  “郑总编,我是大陆来的,曾在大陆新闻界做了十几年编辑,能否……”“OK,请把您的简历Fax过来。”我很快把传真发过去。三天以后,我打电话问老总,对方回答:“刚收到,我们研究研究再通知你。”一个礼拜后,我再打电话,郑总一听,马上说:“编辑部人手够了,现在采访部有一空缺,到社区采访,但要会英文、粤语,还要有身份。”我一听,心凉了半截,我英语又差,粤语不懂,更重要的是我没有合法打工身份(L-1只能在本公司打工),即使编辑部有空缺,我也无法进去。这时,我联系的《国际日报》老总来信,叫我到加州总社去应试。我不敢冒这个风险,陪了钱不说,还得耽误这么长时间,到头来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到新闻单位没门,我开始死了这条心,寻找另外的打工途径。   

  一天,在报上看到一则小广告:“工作机会:美国一大公司寻找人才,月薪高,有升迁经理机会。不需英语,只要勤劳吃苦即可。”我一见,赶紧打电话到公司,接电话的是一位小姐,声音很甜,她约我第二天中午3点与主管中国事务的梁姓经理见面。放下电话,我心里充满了希望,但又有点纳闷:到美国大公司工作,不谙英语,行吗?   

  公司位于皇后区74街的一栋10层大楼里,这位年轻的梁经理接见了我,说:“很好,你先填张表,我们再谈。”送过来一张英文表格,有些单词我不懂,便请教接电话的女秘书。填好后,梁先生说:“我们公司准备在华人市场打开渠道。你做过记者,这很好,我想你很适合这份工。三天后,你来培训,具体怎么操作,我们会在培训会上讲。”“有底薪吗?”“底薪跟你的业绩挂起钩的。”我一听,信心大减:“那你们是推销产品罗。”“Yes。”“那,这种工我很难做,我考虑考虑再说。”如此的招工,我应试了几次,均无果而终。最后,我在人人介绍所,花60美元手续费,找了一份“跟车送衣工”。周薪240美元,早上8点至晚上8点,12个小时。因这种工是不需要身份的,如同最苦最累的餐馆、衣厂工。   

  我开始了真正的打工生活   

  跟车送衣3月的纽约,风仍凛冽,路上不时有积雪,俨然严冬季节。   

  晨7点半,我就 推开房东的铁门,一股冷风扑来,我打了个寒噤。我用力系了系防寒服的领带,走上大街,转过弯就到了地铁站。20分钟后,到了位于9街的布鲁克林送衣公司。   

  这家公司蛮大,有几十辆卡车,五十多名员工。老板是香港人,近年来生意越做越红火,成了曼哈顿的主要送衣公司之一。我们的工作主要是跟车到衣厂,把半成品或成品衣服送到加工厂或商场,每天要跑好几趟。   
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足足12个小时。   

  “你先在卡上填上你的名字和时间,放在架子上。今后每天来自己打卡。”管工阿曹说。不一会,几十个人陆续到了,阿曹一一安排妥当,每辆货车跟两名工人,到唐人街、布鲁克林衣厂送货。最后只剩下我和另一位新来的江西人,姓王,是辽宁大学经济管理系毕业的,来美两个多月,已在餐馆打过工,承受不了苦,到这里来试试。他是陪读来美,妻子在波士顿大学读书,每周回来一次。他拟打几个月工,多赚点钱回大陆。“你们两个跟我走。”阿曹叫我俩上他的车。一辆大半成新的菲亚特小卧车载我们到中城的一个仓库里:“先在里面送布料,下午我再来找你们。”库房不大,但堆满了布料。一位管工的广东人走过来:“你们是新来的吧?”“Yes。”“请把这些布料送到MOTT街209号。”他递过来一张工单,上面写有布料名称、工价和重量。我们把布料装在一小推车里,然后一前一后推着小车到209号房去。那是一座衣厂,极不起眼地隐没在住宅楼里,推开门,车间里噪音震耳,各种衣服和布料乱七八糟地堆放在车间里。走进车间,感到有一种强烈的窒息感。我们把推来的布料码放在车间一角,不到两个小时,已堆得像一座小山似的,我也累得手软无力。“歇一歇吧。”阿王善意地说。阿王身体棒,一米八的个头,很魁梧,像运动员,做这种活对他来讲是小菜一碟。   

  “你们分开做,这里还有一辆车。不然进度太慢!”这下我一个人又搬布料又推小车,累得不行。在过马路时,一辆小车开过来,我心急,一慌,车子歪倒一边,满车布料全倒在马路中央,一时堵塞了交通。过路的两位衣冠楚楚的老外,见状后一个箭步走过来,几下就把布料搬上小车,又推送到路边,还未等我说声“Thanks”,他们已匆匆上路了。这样一直忙到快7点钟了,累乏了,肚子也饿得咕咕叫,阿曹才来叫我们到另一处帮忙,直到晚上8点才下班。   

  我坚持了8天 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走出仓库,晚风凛冽,风发出凄厉的嘶叫声,像要把耳朵吹掉似的,冷得钻心。到家已快9点了,又饿又冷,赶紧抓起桔子汁就咕嘟咕嘟往下灌,然后又抓起两块饼干,狼吞虎咽下去,这才稍稍好点。   

  第二天,阿曹派我单独跟车。日本的三菱货车车头很高,坐在驾驶室里,沿途景致一览无余。车子经过布鲁克林大桥,司机阿林说:“这桥已有一百多年历史,比较陈旧,但外观蛮漂亮。曼哈顿大桥也有一百多年历史,到时我们也会经过曼哈顿大桥。”我无心观赏大桥,一心想今天怎么熬过。我感到这日子真是难熬啊!
简历表格
简历制作 简历范文 简历模板 英文简历
简历封面 求职礼仪
求职谋略 面试技巧
求职英语
留学创业 自我介绍 自荐书 推荐信
网申技巧 写作指导 企划文案 规章制度 谈判技巧 外贸信函 工商税务
广告启事
会议发言
就职演讲
活动方案
促销方案
应急预案
培训方案
岗位职责
自查报告
工作报告
社会实践
实习报告
述职报告
辞职报告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地址:黑龙江省绥化市望奎县和平小区E栋二单元  邮编:152100
Copyright ©2007-2015 Mxxxx.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麦叉网络工作室

辽ICP备13012521号


关于本站

帮助中心
客户服务

资讯新闻    分类信息

情感故事


扫一扫访问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客服QQ
0455-6478094       191440077